啾啾啾

长年处于濒死状态。章坑/盗笔坑 基三党/hp党

【丞正贾】三人行

。??我好难过(」゚ペ)」

海盐奶盖:

*听歌一时兴起的产物


*分享一下写的时候的歌单:生生 一直很安静 后来
分别对应三个人的心情。


*很糙的大纲文。两小时产物,睡前看看罢了。不上升。不上升!!!






我遇见过一个最差劲也是最离不开的人。



对他的偏爱都太过于明目张胆。可他却视而不见。



大多数时间他都太精明了,他能准确的抓住身边人的情绪,同时巧妙的将每个人同他的关系运营在不同楼层。


我想,我应该在第二层。


从第三层到第二层,中间该是追溯到一年前,那时候的他全身心的依赖我一个,我们一起去了韩国参加一个生存节目,远在他乡的经历让他更加依赖我。我成功的入住了他的心里,小孩很黏我,我对他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人。


我堂而皇之的彰显着我和他的关系,微博上我专门选了和他的合照,恨不得拿着这些照片告诉关注我的人和认识他的人,看,这是我关系最好的人。同理,我也是他最重要的人。


这一切,只不过是我想,只不过是他那时认识的人还很少。


节目结束的那段时间,是我们最黑暗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我和他回到了公司继续练习,只是不再曝光在大众面前。


本以为就此结束,看不见未来的时候,公司通知了我们再次参加一档节目。


没有多兴奋,也没有紧张,更多的是压力。都是参加过一次生存赛并且被淘汰的人了,要么去了必须出道,要么再次淘汰从此查无此人。


小孩很迷茫的拉着我的胳膊,蹙起的眉中呈一条沟壑。反手握住他手心,汗津津的。


他在最无助的时候选择了征求我的意见,我要对他负责,我抱着他的肩,拍着他的后背,调整着自己也很担忧的腔调,我说,拼最后一次吧,没有机会了。


再一次站上这种舞台,我多了一个任务,担上了队长的职责。身边又多了几个朝夕相处的朋友,他们都比黄明昊大,比我小。


其中有一个最让我头疼,却也最让我忍不住想打他的人——范丞丞。


一个有个大明星姐姐的星二代。


我尽心尽责的去当好一个对长或者换句话说保姆。习以为常的去全时买些小零食都是七人份。


将所有东西分给他们,范丞丞拿着手中的饮料嘟囔着,他不喜欢这个口味。


他目光紧盯着黄明昊手里的饮料,我紧跟着阻止着,这是Justin最喜欢的。我只买了这一瓶。


看着他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我安慰着,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记住你喜欢的。


黄明昊摆摆手道不用了,他把自己手中的水和范丞丞换过,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出,“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个口味了。”


在我疑惑的眼神里他补充着,“正廷你每次都买这个口味。再喜欢也会腻啊。”


心下了然的点点头,只记得他第一次喝这个时眼睛放光着赞叹好喝,却忘了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比如口味,再比如喜欢的人。


初来这个地方,面对九十几位和我一样的练习生,并没有多大的激情,我不太和他们接触。窝在自家队伍的寝室里,享受着对内其乐融融的氛围。


看,我是一个多么沉闷又无趣的人。


和我一个寝室的Justin和范丞丞,他们年龄相仿,趣味相投,喜欢一起起哄一起串门。


我在寝室享受难得的平静,却无法闭上眼入眠。只是身体机械的闭着眼躺直,像一个输入了指令的机器,可是没有思想。


我闭着眼想,这会儿,他会在哪个练习生的寝室。


再晚一会儿,两个小孩儿回来了。


我睡在床上看他两脸上意犹未尽的表情,大概是刚才和其他人battle rap去了。


我想问他去和谁玩儿了,我想问他玩得开心吗,可我没问出口,小孩哼着我没听过的调调拿着睡衣流转进了卫生间。


范丞丞嘴里还哼着小调,大概是看到了我躺起的姿势意识到我睡了,一下子噤了声。


他是害羞的,谨慎的,走过来仔细观察我有没有醒,声音低低的,“sorry……”


我心里想,到底是大了两岁不一样。范丞丞比他懂事了不少。大大咧咧和没心没肺,到底还是有些细末区别的。


我们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仿佛回到自己读中学那会儿,和一群人一起上课然后一起抢食堂。


二轮等级评定,他被评定了B。小孩儿对唱歌不自信,我安慰着他,这只是开始。我们有很多未来可以去学习。我们有很多未来。


那晚我从上床跑到了下床,挤进他被窝的时候,小孩嫌弃的看了我两眼然后往里让了让。


熄了灯,我顺着他的背,一如当初公司考核结束失意的他,这一次他没有像以前一样转过身扑进我怀里哭哭啼啼。只是安静的很快进入了梦乡。


耳边响起他火车一样的呼噜声,我知道他睡着了。同时我也知道他压力很大,他只有在压力他身体疲惫不堪时才会打呼。但他学会了将情绪埋在心底。他已经成长,不再像小孩子一样求抱抱,自然也就不再需要我像小孩子一样去安慰他。


我告诉自己,这是值得开心的事。可我,失眠了那夜。


和近一百个人共享一个食堂,虽然没有中学时代拥挤,但好吃的总是被挑得快。


我惦记着那两个菜,随手擦了两把脸就去了食堂,离开之前同练习室的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在A等级的人看来,没日没夜,争分夺秒才是正确的。出道重要,但和他一起出道比这更重要。


约好了一起去吃饭,我给他留了肉,范丞丞想吃,我说Justin还在长身体,他手舞足蹈着,“我和李权哲不也还在长身体吗?”


明明就是偏心。


心里紧张得咯噔一下,最怕别人说偏心。偏心两个字用在他身上,小孩子扬起下巴哼唧一声,“对啊对啊,正廷最偏心我了,天天揍我。”


该是用什么心态说出这种话,而我又该用什么表情去应对?他太精明,我猜不透他装出来的无所谓还是真的无关痛痒。


第一次公演,他站在舞台,同下面的人挥手,同身边的人嬉笑打闹,和范丞丞互动。


隔着大屏幕感受他两的欢乐。他已经不是在我身边靠着我发言的小孩了,流利又俏皮的漂亮话从他嘴里吐出来,他的眼睛清亮,嘴角上扬得很好,俨然已经是一个已经完美的偶像。


同我一组的人拍拍我,对同公司弟弟的赞赏有嘉。


我笑着点头,摆出一副自豪的样子,他的进步大家有目共睹,仿佛只有我还在原地。我开始焦虑,我害怕不能和他一起出道。


渐渐的,我越来越敏感,那些我和他说好的事,转身就被他遗忘。黄明昊挥着手啊咦着从我面前跑过,少年的幼稚与洒脱。我学不会。


我开始将我的失落转换成埋怨,看向范丞丞的眼神开始变质。我讨厌他,不喜欢也不想搭理他。


不是没看见过他盯着我的眼神,在无数次我故意与之擦肩而过的走廊,在发表顺位的发言,在睡觉前真挚的晚安。


但,我更在意的是,他和黄明昊一起玩,一起开玩笑,一起追逐打闹。


我在迁怒于人。可范丞丞依旧无所谓一样来靠近我,不管我会不会回应,他总是会适时的出现,他就像一个定位器总能找到我的位置,不管我在哪个教室,总会在吃饭前精确的推开我所在的那扇门,然后走过来一口东北味道,“正廷吃饭啦。”



自从上一次胃疼到半夜醒来吃药被他发现,他像个家长,督促我吃饭,督促我休息。


但尽管这样,脆弱的胃还是在我的不照顾下再一次痛了起来,我颤颤巍巍的从床上下来,本能的向Justin的床位伸手,扑了空我才发现,Justin并不在。


范丞丞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过来,我猜大概是自己的动作惊醒了他。没力气去道歉我趴在黄明昊的床上,连睁开眼皮的力气也没有,眯瞪着眼睛看得有些模糊,他顶着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板着一张脸,表情很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生病的是我啊。


被拉起来喂进温热甘甜微腻的液体时,那股刺鼻的味道钻进我的鼻腔,鼻头一酸。我并没有哭,只是觉得作痛的胃也跟着暖了起来。


我听见他哼哧一声,手上喂药的动作却很轻稳。我叫他,他抬了抬眼皮,表情和小时候不听话执意吃冰最后感冒了守在床边看我的妈妈如出一辙。


我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没有回应我就一直叫,不知为什么突然犯倔。


最后,我听见了。他说:朱正廷,我在这儿。


那天以后我才发现范丞丞真的是个单纯得傻了的孩子。他可以扎着一个揪随意在练习室和室外乱走,也可以毫不在意门口那些蹲点的炮姐素面朝天,头发炸开的去全时买东西。


他拉着我走,身上带着一股子傻气,就像儿时陪父母看的东北喜剧里的地主家孩子的感觉。


明明长得很帅气,却意外的接地气。他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大板牙,明晃晃的靠近,傻得可爱,可爱得冒泡。却偏偏有点贱贱的。他要带我去吃好东西,逗我,然后被打。


买东西的时候他总是一边自嘲着长胖了一边吃,我打他,他老是拿我的粉丝名开玩笑。我又打他。这中间,我忘记了黄明昊不需要我的恐慌,我还是有存在感。


我从来没问过我打人会不会疼这个问题。无论是黄明昊还是范丞丞。我也没有想过,为什么范丞丞明明不是一个没脾气的人却总是在被我打之后还笑兮兮的靠近。


直到被拉去采访。练完舞,我发誓我并没有刻意路过。只是正好路过,我看见他认真的表情,语气也十分认真,他说,朱正廷劲儿挺大,打人可疼了。


随后他又笑了下说,“其实他每次都只是想轻轻来一下,只是他本身力气大自己不知道。”


后来,范丞丞与我挤着肩膀站立,眼睛都笑得没了,“为什么你最近打人都不痛了啊?”


因为,我不想身边为数不多的,珍视我的人,再离我而去。


我没说出口。


导师合作舞台那天,我和黄明昊坐在第一排,我小心思的挑了中间的位置坐,只留了一个身边的位置让他只能同我坐,我同他说话,他兴致缺缺。


为什么不说话呢,你的话不是很多吗,你不是很能聊吗?是我让你觉得无聊了吗?


我觉得自己开始变得不像之前那个自己。我开始小气,开始比较,开始嫉妒。这不对,我告诉自己,没什么的。他只是不太开心罢了。


一切的变质点在那个晚上,我让他陪他打游戏,他踩着拖鞋从我身边快一步溜过,他拉上门,“我和凡哥先约了啊。我走了啊。”


他在躲我。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不得不得出这个结论,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就得出了这个结论。我自欺欺人,为他开脱,为自己找一个继续黏着他的理由。


范丞丞笑嘻嘻走过来,拉过我和他挨着坐,他看着手机,皱着眉哎呀一声,“我又死了,这次正廷哥你陪我打吧?”


黄明昊关上宿舍门那一刻,我心里那扇门开了。


我听见了它打开的声音,微风吹过花朵摩挲叶子,娑娑声响。


和范丞丞一起,我发现他其实有好多玩得很好的朋友,可每一天每一顿每一夜,他都会回到我身边。他笑着带我融入他的朋友圈,我开始对外面的人越来越好,我同他们一起饮冰,一同说笑,之后的录制我没有选择和黄明昊坐。我也不去他的练习室外面等他。


小孩终于发觉了我的转变,一次又一次被无视之后他没忍住埋怨的抱住我,小奶狗撒娇一样的蹭我的后背,瓮声瓮气道,“你最近都不关注我。”


我笑,我否认。我一直在他身后关注他,只是一路繁花迷了眼,他从不回头。


节目采访,工作人员说有一个人会带你去旅游,他没有犹豫的猜了我,可我感受不到任何一丝喜悦,他把我的喜欢吃得透透的,我对他的喜欢是理所当然。


他是我心中的第一位,他当然是。


只是与此同时我开始和周围的人越来越好,我不需要叫他陪我一起吃饭,不需要等他一起回宿舍,不需要向他求安慰故意露出我的脆弱。


我终于明白,不喜欢过多的和别人接触大抵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我没有有趣的灵魂也没有Justin特有的肆意张扬。


拉着他陪我一起,做什么都一起,是怕没有其他人陪伴,怕孤独,也怕他太过耀眼,遇到其他的,比我更好的人。


现在,面前这个穿着我生日粉丝应援送我的礼物的人,我看着他从全时回来从塑料袋里拿出我最喜欢的饮料,我想自己遇到了比黄明昊更好的人,所以,我应该放下他。


蜷腿坐在他床上,抱着膝盖摇晃,我叫他,他回头看我把他的床揉得乱糟糟的蹙起眉故意瞪了我一眼,毫无怒气。


我又叫他。


他被我叫得疑惑,担忧的走过来摸我的额头,露出轻松的表情,“还好。”


我看着他,在他眼里看见了自己那上扬的嘴角,我大概是笑了。


范丞丞。既然看着我了,就要这么一直看着我啊。



(番外)



身边很多事变了,早上没有温热的牛奶,没有人会在别人宿舍叫醒我。



这一切都是因为比赛结束后,朱正廷悄无声息的避开了和我一个宿舍。



队友采访,记者问他最操心谁,我想起当初新*娱乐采访,问自己会不会因为钱正昊而吃醋,会不会吃醋?我说了没有。


命运总是有趣的,一时撒谎是会有代价的。在你以为无所谓的时候,却将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抽丝剥茧的呈现在你面前,让你看,其实多么有所谓。一旦动了心,其实大度不起来,所谓的谦让只是靠自尊心在维持表面的冷静。


就如同现在,他嘴里说着范丞丞。


我垂下眼帘。我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和别人说话,伸手去拉扯他的衬衫褶皱,我本可以像范丞丞一样肆意的将脑袋放在他肩膀上撒娇,现在我好像没了那些特权。



他对外越来越好,那些曾只属于我的水和毛巾多了一个对象。而他的身边多了范丞丞。



他爱对着笑的人,爱打的人,爱咬耳朵的人。都变成了范丞丞。


范丞丞总是笑着被他打,我看见过范丞丞从背后用大衣裹住朱正廷。也看见过范丞丞会笑着责骂他怎么又落地成盒,也会很嘚瑟的跟他炫耀吃到鸡了。



很嫉妒,那本该是我做的事。


于是我尝试在休息时和他坐他坐在一起,他从我身边错开,他走向了范丞丞。



以前感冒总会有人照顾,并不觉得难熬,这一次感冒,朱正廷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和我睡给我压被子,我发现,其实感冒不仅难熬,还委屈。


我爬上他的床。他睡眼惺忪地推开我。



以前我总是推开他,他一次又一次贴上来。现在我感同身受,即使是无心的行为,在心中重要的人做出来,都举足轻重。那一次一次被推开,又贴上来还要掂量着对方不生气是有多难。


再一次被推开前,我埋在他的脖子,声音沙哑。


“朱正廷,我难受。”


他没再推开我,翻身将我背后的被角掖好,他拍打我后背的手如有魔力,我如愿睡了个好觉。


朱正廷从来都不是温柔的人。他做人做事一向有着不可跨越的界线,温柔的表面在身边画了个圈,他温柔,只是因为他想对谁温柔。


我察觉到了自己正在从那个圈子里被划出。


我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我努力想把自己挤回到原来的位置,可我失败了,跌得更惨,我看见他和范丞丞在练习室靠着睡觉,表情轻松惬意。


从前有恃无恐的偏爱让我在只有两人的练习室咄咄逼人,近来冷下来的气氛却让我声如蚊蝇,我问他,是不爱我了吗。


他捧着我的脸,语气缓缓,“我永远爱你,只是不再喜欢你。”


我嗤笑,“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收回手,目光有片刻的失望,又很快被温柔卷过,他说,爱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感情,它包含着责任与克制。可喜欢是时时刻刻想要和你在一起的黏腻,喜欢是明媚张扬的靠近。


我不明白。拒绝朱正廷时,我总觉得自己成熟又独立,成熟到觉得他那些行为很幼稚。需要朱正廷时,我才发现,我再怎么早熟,也不过是个生理上都还未成年的孩子。


我是个孩子。曾经被他宠到有恃无恐的孩子。这个孩子用了剩下的所有去明白这句话。


他爱我,依旧会为我准备毛巾和水,依旧会在累倒的时候给我拥抱。


他不再喜欢我,不会只靠近我,也不会无条件的第一个想到我。


他遇见了那个会包容他宠溺他,任他打骂还一心一意黏着他的人。


他不再需要我陪他吃饭,不再需要我等他一起回宿舍,不再需要向我露出伤口求安慰。


他不再需要我,在我发现我需要他的时候。


后来。


我失去了他。


再后来,我也学会了爱。
在他们两对视而笑的身后。


只是我永远爱他,也永远喜欢他。



他不必知道。
















评论

热度(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