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啾

长年处于濒死状态。章坑/盗笔坑 基三党/hp党

【贾正】甜芋椰奶糖🍬

我的妈呀我甜哭了555555

陈果儿:


写给和本文同名的一个女孩
她真的和她的id一样甜
小甜饼 请勿上升真人


  
 
-


寝室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放了一包糖,洗完澡出来的朱正廷顺手拿了起来。


甜芋椰奶糖?


现在糖果的品种都这么奇异吗?朱正廷在心里吐槽,把糖袋子在手里翻来覆去,在撕口下看到了一行小字。


“温馨提示:本糖有奇异功效,吃糖人吃完会无法自拔的爱上给他糖的人,慎用。”


朱正廷把糖袋子扔回了桌上,桌子和糖的撞击声叮叮当当,在安静的寝室里极为清楚。


我信了甜芋椰奶糖的邪。


  
  
他还真的信了邪。


黄明昊在他后面进的浴室,不知道这人到底在里面拖拖拉拉的干嘛,朱正廷在外面等的要睡着了他才从浴室出来。


才往朱正廷面前站,脸就措不及防的被什么小东西砸了下。


黄明昊不愧是廊坊戏精学院第一人,他捂住脸颊,急急往后退了两步,痛苦不已:“朱正廷...我向来与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


不管过多久,朱正廷都对他的表演叹为观止。他心想自己有求于人要温柔一点,弯腰把掉在地上的糖捡起来,放在了黄明昊的手里。


“俗话说,澡后一颗糖赛过活神仙——。哥哥体贴吧?”


黄明昊握着糖一脸警惕,才张嘴就立马被打断。


“闭嘴,你吃不吃?”声音是温柔的,话语是粗鲁的。


怂如黄明昊,根本不敢提反对意见,他撕开糖纸,把糖塞进了嘴里,皱着眉头抱怨:


“我要是以后跳舞跳不动了我一定要告诉舞蹈老师,我的好哥哥半夜十一点给我塞糖吃,贼甜的那种。”


朱正廷意外的没怼他。


他看着黄明昊把糖咽了下去,提起来的心才算放下去一点。


“唔,还挺好吃的,还有没有?”


朱正廷拿起糖袋子的手想了想又放下。


不行啊,不能让他多吃,万一他太爱我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朱正廷拍了拍黄明昊还没吹干的头,感受到手上的濡湿又颇为嫌弃的抹在这人的gucci睡衣上。


“小孩子晚上吃那么多糖干嘛?早点睡觉啊我的好弟弟。”


他说完就一脸满意的爬上了床,留下黄明昊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懵逼了一分钟。


行吧,你是哥,你说什么都不打自己脸。


    
     
第二天一早,本该是寝室最晚起床的朱正廷第一个爬了起来,他两步跳下床,蹲在黄明昊床边把还在约会周公的人摇醒。


“黄明昊!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和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黄明昊还在半梦半醒当中,瞎话张嘴就来:“哦哦,朱正廷你今天比昨天帅了个十倍……”


朱正廷极其不满他的敷衍。


“你难道没想one pick我,想为我承包整个灯厂的心动感觉?”


被迫醒来的人终于舍得睁眼看他,起床气使他忍不住戳破朱正廷的幻想。


“我现在one pick你右眼的眼屎。”


朱正廷猛地一把把他扔回了床上,然后极其优雅的揩掉右眼的眼屎。不过短短几秒,再看过去,床上的人又呼呼大睡起来。


他气恼的嘟起嘴。


什么嘛,这个甜芋椰奶糖一点都不灵!


   
   
可我神糖还是打他的脸了。


按往常来说,黄明昊进练习室之后肯定会去跟这个碰个拳那个拥个抱,今天却异常乖巧的任朱正廷拉着不跑不闹。


“怎么了?”朱正廷看他今天乖巧的不像黄明昊,还有点不习惯。


“不想离开你嘛,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黄明昊软软的抱怨,感受到朱正廷手有放开他的趋势,立马和他十指相握,“哇朱正廷你怎么回事,现在拉拉手你都不愿意了?”


“这不是要开始练习了吗。”朱正廷颇有点做贼心虚的四处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俩交握的手才放下心来。


“还没来齐呀……靠,都怪你,一大早把我叫醒我现在困死了,让我靠靠。”


单纯的拉手仿佛已经满足不了黄明昊,他凑上前把朱正廷拉进怀里,把下巴磕在这人的肩上,居然真的开始闭目养神。


他倒是舒服了,朱正廷一动也不敢动。


太近了,近到脖子上是他呼出的气,近到后背能感受他的心跳。


   
   
他俩维持这个亲昵又怪异的姿势到所有人来齐,每个进来练习室的人都忍不住对他们吐槽一句。


“你俩连体婴啊?”


黄明昊闭着眼不屑的哼哼,颇有种“你们有本事也去找个人连体”的意思。


  
  
开始练习之后还是严肃认真的。


可朱正廷总觉得不对劲,他和黄明昊的肢体接触好像变多了。


这儿换站位的时候黄明昊伸手摸了把他的腰,到他站中心的时候手自然就搭在了肩上,还有时不时指尖碰上指尖……


他忍不住朝黄明昊的方向瞪过去。


黄明昊正在大口大口灌水,感受到他恼怒的目光丝毫没有回瞪,而是自然而然露出了笑容。


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眯起来的,看起来又可爱又傻气。


好吧…,好吧。


  
  
休息时间几个大男人不知怎么突然说起了糖果。


蔡徐坤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对大白兔奶糖念念不忘,周彦辰砸吧砸吧嘴想念以前吃过的酸梅糖,丁泽仁想了半天pick了榴莲糖。


朱正廷笑嘻嘻的听他们挣得你死我活,心里默默给立大功的甜芋椰奶糖投了一票。


“你们说什么呢!”这时候黄明昊忍不住了,他看起来像个极其护崽的老母亲粉,“什么糖都没有珍珠糖甜!”


他的话音才落,朱正廷立马把脸藏进了臂弯,没被遮住的发红耳尖还是暴露了他现在的害羞。


他一边有点气黄明昊又乱说话,一边又掩饰不住的为他一句话就心脏砰砰跳。


朱正廷,你太不争气了。


  
  
夜晚朱正廷和黄明昊窝在一床看最近新出的电视剧,两个人时不时咬咬耳朵吐槽剧情,气氛好的不行。


各个寝室乱窜的范丞丞这时候推门进来了,人影都还没见到就听到他在嚷:


“啊啊啊啊啊蔡徐坤太过分了居然骗我说苦瓜汁是黄瓜汁——!!Justin你前几天买的那什么甜芋糖呢快给我两颗!!”


朱正廷和黄明昊同时僵住了。


黄明昊率先反应过来,他看着朱正廷一点点黑下去的脸色,心想自己现在跳床来不来得及。


“正正哥…,我可以解释的,俗话说三七二十一君子动口不动手……”


“呵呵。”朱正廷把手机扔在一旁,手指捏的啪啪响,脸上是仙子般的笑容,“你不如下去给阎王解释吧。”


那一晚,一号寝室响起了经久不绝的惨叫声,吓得多少练习生整宿整宿不敢入睡。


据在场人范某表示,画面太血腥他真的不敢看。


  
  
哎,都是甜芋椰奶糖惹的祸。
虽然糖是假的,但我爱你是真的,所做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也都是真的。


  
end.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97)

  1. 神劫凹正美眉 转载了此文字